英文版 |
高级查询
| 邮箱用户名: 密码:
|
最高人民法院 法官举报中心 知产文书 被执行人查询 人民法院报 国家法官学院 法研所 出版社 人民司法 法院联合购物
法院新闻
新闻中心
视频台
案件库
法院领导
法院在线
法律文库
裁判文书
党建工作
人民陪审
执行视窗
专题报道
法律实务
法院文化
执行公告
法治热点
司法考试
图文直播
法律服务
电子杂志
法院公告
图说世界
博 客
论 坛
时 评
调 查
中国法院视频台
中国法院网新版正在测试中,欢迎广大网友点击浏览。
  现在位置:个人 【浏览字号: 打印预览】【打印 纠错

妈祖有泪(苯毒危害女工报告之一)
作者: 陈永辉    发布时间: 2002-07-26 14:29:35



AD IN PAGE
    提起福建省莆田市,人们印象最深刻的是“海上女神”妈祖与“鞋城”的美称。1984年起,以鞋厂为主的大批三资企业涌向这里,至今每年全市鞋产量一亿双以上。全市各类三资鞋革企业150多家,其中成规模的大型鞋厂74家,年产值在35亿人民币以上。7万名左右豆劳动年华的少女从莆田乡下,从闽东闽北山枢,从江西、四川、安徽、陕西的穷乡僻壤涌向这些鞋厂,在充满“三苯”有毒废气的车间里,以每天十几小时的超负荷劳动,换来每月区区三四百元工资。

    这上百家鞋厂里,普遍使用含有苯、甲笨、二甲笨成分的强挥发性胶水粘合剂。超浓度的“三苯”对人体的危害是极大的。它对造血系统和神经中枢有直接的伤害。只要长时间接触,轻则头晕、厌食、记忆智力衰退,重则产生再生障碍性贫血导致死亡。更多的影响则是慢性的,甚至会导致癌变,生出畸形儿。

    尽管国家有关法规明确规定:此类企业必须有严格的防治污染和安全防护设施,这些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施工并经验收合格后同时投入使用。但是,引进外资饥不择食的心态导致莆田各级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网开一面,大部分鞋厂就在没有充分的安全保护和防治污染设施的情况下,在当地领导热烈祝贺的掌声中纷纷投入生产,某些领导称此举为“先上车,后补票”,然而这些企业“车”上了,“票”却一直不补。直至1995年底,拥有11年发展历史的莆田三资鞋业中,只有部分厂家也装了排风扇,但这起不到排毒作用。而为了省电,有些厂家平常连排风扇也舍不得开。

    莆田市卫生防疫站曾对12家大型鞋厂车间三苯浓度进行监测,结果是绝大部分企业车间“三苯”浓度高于国家规定标准。其中大福鞋业公司最高点甲苯浓度达486.6mg/立方米,超过国家规定标准近5倍。12家中中有5家干脆就没有通风排毒设备。尽管这是1993年的检测结果,但两年过去了,除了金星鞋业公司进行净化治理已达国家规定标准,其他大部分鞋厂中苯毒依然在威胁着女工们的健康和生命。

    元月初,记者来到某大型三资鞋厂,一走进成型车间,刺鼻的臭味呛得记者头脑发晕、双腿发软。就在这种弥漫着“三苯”有毒废气的车间里,一个个十八九岁的农村女孩拥挤在机器的两旁,用刷子沾上含有苯毒的胶水往一只只鞋底上刷。强挥发性的胶水以剧烈的臭味直接呛入她们稚嫩的鼻孔,含有“三苯”的废气每时每刻吸进她们年轻的肺部。站在机器旁,记者凑近与她们聊天,一两分钟便被呛得喘不过气来。车间里只有几台电风扇在摇动,它们并不能起到排毒作用,无非是把刷胶点上高浓度的废气搅和到整个车间。女工们年纪轻轻,但你看不到一张红润、富有朝气的脸孔,苍黄的脸色和疲惫的神情透露出她们的健康情况十分不佳。

    记者采访一位来自江西的女孩。她干刷胶已经一年多了,现在经常感到头晕、饭也吃不下。直先她不知道这胶水有毒,现在懂了,但厂里安排她干,她也没办法。再说每月可以给家里多挣点钱。别的工种一天干十几小时才300多元,干这活每月可以  多挣100来元。尽管这时还是上午十点半,她却显得疲惫不堪、脸色憔悴。而在这个记者几分钟都受不了的车间里,她一直要干到夜里九点、十点。

    记者走到另一位聚精会神刷胶的女工身边。她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问她年纪,她先是说16岁,后来又改口说18岁。她刚到工厂2个多月,看得出她进厂之前一定满脸白里透红健康活泼,但现在脸色中却抹上一层苍黄、暗淡。她还不知道这胶水有毒,才干两个月便感觉头晕。因为别的女工都不愿干,管理人员就让这些新来的外地女工干——记者发现,大多女工都是在初来乍到、并不知道有毒的情况下被厂里安排干这种活动。

    在这些鞋厂中,有30%的女工要直接从事有毒有害工种,而弥漫于整个厂区的超标废气则侵害着所有员工。尽管这种侵害大多是隐性的,一般不会立即造成后果。但是,“三苯”有毒废气引起的悲剧仍然时有耳闻。80年代中期,莆田某鞋厂就有女工中毒身亡。去年4月份,18岁的莆田姑娘蔡红玉在一家鞋厂工作一个多月,就有了中毒反应,至今还在福建省职业病防治院治疗,而厂方却百般推辞责任,甚至不肯付治疗费。1993年发生在莆田市仙游县赖店镇里的悲剧,至今都让莆田人谈虎色变。一批女工在晋江鞋厂打工几个月便中毒住院。其中两位女工患白血病去世了,临死之前全身腐烂、发肿发臭,气味难闻得连亲人都不敢进病房。可怜两位女工死的时候肚子里已有七、八个月的婴儿随同她们一起夭折。

    莆田市卫生防疫站的同志告诉记者:尽管他们每年开展体检,但无法做到跟踪观察,因为女工流动性太大。有些当年发现有症状,第二年再去体检此人已不知去向。有些老板对有毒工种女工用几年后便开掉了,这些女工来自全国各地,即使出现问题也不懂得再来找厂方。体检时厂方往往挑选那些从事无毒工种的女工来检查。所以确实很难及时发现恶性中毒案例。即使这样,卫生防疫部门在每年体检中依然发现许多女工白血球、红血球偏低,这两项指标如果低到一定程度便是再生障碍性贫血。记者多次要求看看卫生防疫站每年体检结果,但未能如愿。

    每天从这些鞋厂里大量排放的三苯有机废气危害的不仅仅是女工的健康。莆田鞋业含苯胶水使用量每年3000吨,其中80%挥发到大气中。据莆田市环境监测站检测,莆田市区大气中“三苯”检测抽出率高达60%,超过居民区最高允许浓度30%以上。于是早几年还对“鞋城”美称颇为自豪的莆田人,现在更多的是忧虑和恐惧,现在更多的是忧虑和恐惧。《湄洲日报》一位记者告诉我:我们莆田人人都知道自己呼吸的是什么空气。市领导干部中也有许多人对此忧心忡忡。一位领导公开呼吁:如此下去,鞋城将变成“痴城”。记者采访鞋厂附近的居民,他们更对这种像香蕉水似的味道充满恐惧:“我们很怕,这种废气连蚊子都怕。我们最怕它对下一代的危害。”

    鞋革企业所带来的三苯有机废气,原本是可以通过有效治理而使其对工人和周围环境的危害降低到最低程度。但大部分鞋厂老板不愿从他们鼓鼓的腰包里掏出一小点钱来搞排毒净化设施,总是以各种借口推诿、拖延。

    妈祖高高地挺立在湄洲岛上,慈悲的眼神凝望着茫茫的东海。在她身后几里之外便有许多苦难的女孩。善良仁慈的妈祖,你若有知,该会怎样伤心落泪? [原载中国妇女报1996/1/15]




dot 相 关 文 章 投稿信箱 推荐给朋友: Email
电子杂志第22期:我们不要滴血的煤块
电子杂志第19期:盛世中国喜事连连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苏泽林与网友在线交流
黄松有春节期间在汕头考察人民法庭
dot 中国法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中国法院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法院网,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中国法院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法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法院网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京ICP证080276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76)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40)
中国法院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2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